夏宇   

 只有雨讓城市傾斜  

 2018    
  影像、詩、空間裝置     
 新辦公大樓   

夏宇由一個撿來的句子開始,還有一張隨手拍的照片,就像園藝插枝法,一個句子會自行生根、發苗、抽枝、長葉,如果句子强韌,靈感給力,它會長成一首詩,一本詩集,或其他作品,譬如《只有雨讓城市傾斜》。任由句子與影像兀自生長、從而衍生、變異,這是夏宇對展覽主題「基地/再基地」的創作思路。

2016年詩集《第一人稱》,由五百多張旅行拍攝的壞照片,和三百多行音樂性強烈的句子組成,顯示夏宇對電影/電影感/電影字幕/電影院黑盒子的執迷。本作品將此概念延續,《只有雨讓城市傾斜》加入之後北國的旅行影像,以新的詩作《反音樂性19首》為文本,這十九首、四百多行新作以緩慢奔馳的跑馬燈形式呈現;照片和詩句的關係不斷變化,像是同一部電影被上了不同故事的字幕,影像與文本的雙重錯置,似曾相識的影像,迥然相異的訊息。在作品裝置中,無由來一場雨隔在觀眾與影像、詩句之間,雨做為屏幕、做為表面、做為距離、做為觀看的障礙,雨作為讓城市傾斜的片刻,或只是製造一場淋濕的機會?




夏宇

詩人,著有詩集《腹語術》、《摩擦.無以名狀》、《salsa》、《粉紅色噪音》、《詩六十首》、《第一人稱》等,另以李格弟之名寫流行歌詞,歌詞集《這隻斑馬》、《那隻斑馬》。現於台北巴黎兩地輪流居住。

《反音樂性19首》譯者Stephen Nashef,生於英國格拉斯哥,住在北京,寫詩和代碼。

 

台北市建國南路一段177號   +886(02)8773-5087    ︎ info@clab.org.tw